苏知盏

向左或是向右,前面的路很长,身后的路一样看不到头。

那个人为什么如此耀眼呢。

兜兜转转在一起了中间虐才算数,拒绝刀片,磕着难受。

人是对称的。

愿在此将懦弱尽数击碎,散在风中,吹到没人的地方。

私念与真心大多混杂。

青丝细线纺车,年年岁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