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知盏

向左或是向右,前面的路很长,身后的路一样看不到头。

生日 贝多芬(Ludwig van Beethoven) 简·奥斯汀(Jane Austen,英国作家,代表作《傲慢与偏见》) 罗嘉良 —— 分享自「Days Matter · 倒数日 for Android」 http://daysmatter.com/?android


……仪式感真是令人窒息又沉醉。


文理工,像是玫瑰,空气和面包。

我静静研磨,感受墨块与砚台底部年轮般的痕迹蹭过的一起一伏。缺少酝酿,字迹会渗出水渍晕开边界,操之过急,无法品到几分清淡的墨香。


于是我坐在老家的木床边,把玩着床头的一串珍珠手链。我无意识地用力拉扯串珍珠的皮筋,黄白的珠子稀疏,稀疏,然后忽然迸出一声细细的脆响。珠子噼噼啪啪打下床去。我痴痴望着,任由清白的月光拉长了珍珠的影,哪片阴云染了皎洁的月色。我终究还是不舍得扔了它,攥了皮筋挂着剩余的几颗珠子,我俯下身去——要是可以再串成一串珍珠手链就好了,不管是不是原来那串。


『你站在桥上看风景,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。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,你装饰了别人的梦。』


为什么要逼着自己塞到一个模具当中呢,我喜欢我自己原来的文风。我喜欢淡雅清俊的文字,就不必发了狠地每个字往下砸。


孤岛

       他提早不少便醒了,床边腐烂木墙上歪扭血红的划痕,是被困在这座孤岛上无数个日日夜夜。
       他早已不报什么期待。然而最近在树林里发现的痕迹却不可抑制地勾起了他最后一丝希望。
      那是人类生活过的痕迹。
      踉跄追随昨天的路线,他倚在树上缓了很久。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时常头疼,记忆断断续续。但是在这无人岛上一天和一年已对他而言没什么区别。什么都一样。
       天色渐暗,风雨欲来。陌生隐蔽的石子标记断断续续引到海边。某块礁石下赫然是沉浮的漂流瓶。
       他狂喜般扑上前,手脚并用撬开瓶塞。
       破旧羊皮纸上字迹斑驳。陌生,却又熟悉得令他心寒。
       雨夜。他嘶吼着冲上那座最高的悬崖。
       风雨呼啸了整晚,终于拍碎了海边的小木屋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
将我剖开,旧事与冲口而出的话语散发出陈年腐臭。我开始惧怕那些从很久以前就不知不觉刻在我身上的东西。

八月十九。